老百姓艺术网
laobaixingart
流动叙事之反叛“角色”

杰夫·沃尔曾宣称:“我的作品没有一件不用经历艺术史的动荡就可以完成。”这句话听起来像是一个艺术家的高标自许,但从侧面透露出当代艺术中的某种生发机制。

《梦的分离符号》 纸面丙烯 52X38CM 2016

柴文涛的绘画,并非全然抛弃了形象,而是将形象变得模糊,变得面目不清。相对于这个视觉时代的流畅快速,他选择了将某些图像抛离和锁定,把它们从清晰的场景和情境里剥落。即便你还能够看出他画了一只鸟,一个人之类的,但你无法从中识读出一个情节紧凑的故事。它们只不过是某部模糊的戏剧里的一个瞬间。这就是对流动的叙事的抵抗,这样的图像总是让人难以轻易使用,它并不讨好观众,更不强迫观众。正因为这种抵抗解读的姿态,反而会

《漂亮的靴子》纸本丙烯 30X40CM 2016

诱惑着观看者参与其中,就像揭秘解谜一样。每个人的想象力都得到释放和排练,柴文涛的绘画只是训练的道具,他并不把持着解释权。任何人在它的绘画面前,都可以想象力自由地取用加工成新的场景。就画面的形象本身,还可看出柴文涛对各种流行文化的吸取和挪用,极其典型的是涂鸦。涂鸦本是一种亚文化图像,将它移植在抽象画中,对它的提炼,使它也获得了更加有力的位置。

《猫人肖像》布面油 50X60CM 2014

抽象画对其吸收,看重的是其色彩表现力,以及它对大众的反应,尤其是它反叛的角色;抽象画发展到后现代主义时期,必须正视流行文化的传播,再也不是之前现代主义的精英文化高高在上的姿态。柴文涛非常熟悉现代主义以来的抽象绘画,以及涂鸦,他在两种图像之间的嫁接与拼合,令其创作更加鲜活生猛。

--丘新巧

《吉他独奏》布面油 80X40CM 2014

《被孤独吞噬》布面油 40X50CM 2014

《第二天》纸面丙烯 52x38cm 2016

《强盗言辞》纸面丙烯 52x38cm 2016

《蓝色斗篷》纸面丙烯 52x38cm 2016

艺术家:柴文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