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百姓艺术网
laobaixingart
一 片 冰 心 在 玉 壶 ——访郑州市戏迷协会会长张德印

微信图片_20171224124655.jpg

郑州市戏迷协会自2011年成立以来,一直以弘扬时代精神、繁荣戏曲文化为宗旨,积极开展河南戏曲文化的宣传和普及活动。近日,记者走访了该协会新任会长张德印先生,就大家特别是广大戏迷关心的问题进行了开门见山的交流。

张德印先生认为,要当好戏迷协会会长的职务,必须要热爱戏曲、热心公益、有较强的感召力和大型活动的组织策划能力。

和许多土生土长的河南人一样,张德印从小听着梆子腔长大,和戏曲结下了不解的情缘。所以,当2004年他毅然辞去公职,成立河南省德风文化艺术中心后,第一件大事就是面向市场,自谋生路,筹办创作2005年河南省新年戏曲大赛。当时因文化体制的改革,有关部门有意交给社会力量独立承办这项活动,只给政策不给经费。面对新的机遇和难题,许多人退却了,张德印却自告奋勇,决心拿下这个活动,在文化市场的大风大浪中冲出一条血路来,为河南戏曲事业的繁荣做出自己的贡献。自从踏上这条路后,忙碌奔波和由此产生的各种酸甜苦辣成为了张德印每天都要面临的生活。他利用自己多年的关系,苦口婆心地筹措资金,利用自己的人脉,把戏曲界知名的导演、演员、作曲、舞美拉入创作团队,向着共同的目标奋斗。一时间,2005河南省新年戏曲演唱会的声势浩浩荡荡,数千名戏迷踊跃报名,几十个剧中纷纷参与。丝竹悠扬,锣鼓铿锵,生旦净丑,轮番登场,省会郑州街头在新年来临之际,多出了一道靓丽的文化盛宴,引得人们啧啧称赞。活动最后,在省人民大会堂举行了盛大的颁奖晚会,省有关领导来了,戏曲界的专家来了,广大的戏迷朋友来了,会堂上空响起了阵阵热烈的掌声,为该项活动的成功举办划上了圆满的句号。

得益于2005年的成功经验,第二年,张德印又乘胜追击,举办了2006河南省新年戏曲大赛。由此,他在河南戏曲界结交了更多的朋友,赚足了更多的人脉,收获了更多的成果,同时也积累了更多的承办大型活动的经验。

作为一个公益组织的领头人,必须要不计得失,甘心付出,把自己的热情和爱心奉献给神圣的公益事业。张德印就是这样一个人。

张德印所住的豫通花园恒业小区是一个老小区了,住在这里的人们都是散户,相互之间少有来往,基本上是公益事业没人问,各扫自家门前雪,加上没有物业,没有管理,所以导致了小区的脏乱差,甚至偷鸡摸狗、纠纷不断的现象时有发生。张德印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想,事情必须得有人管,如果人人都不出头,万事作壁上观,小区的面貌永远也改变不了。于是,他毫不犹豫地站了出来,发出积极倡议,联合其他几位比较热心的业主,成立了自己的“义工组织”,利用业余时间做起了整治小区环境,服务小区居民的好事来。

在张德印同志的带动下,大家发挥各自的特长,共同商议,一起动手,栽树、修路、装灯、建门岗、划停车位、设快递柜和充电桩等,一件件便民利民的事情落到了实处。小区各个门洞的灯亮了,车辆乱停乱放的现象没了,环境卫生搞好了,邻里关系和睦了,从前因为各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动辄吵架打人的现象不见了……。特别是,在张德印的倡议下,在小区里高高地竖起了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并且定期更换。他说,我虽然不是共产党员,但我知道,没有党的领导,我们就过不上好日子,国家就不能富强,应该让邻居们懂得作为公民的责任和义务,如果每个家庭都和睦了,每个小区都扮靓了,我们的社会不就更和谐了,我们的中国梦不就实现了。这面国旗每天都在飘扬,就是要让大家知道感谢共产党,铭记中国心。

张德印以自己的实际行动赢得了小区居民的信任和爱戴,多次被推举为“社区好人”。邻居们觉得他是一个心里装着大家的好人、能人,所以有什么事都来找他商量,请他指点,他的家也成了人们开会议事的“公共场所”,成了小区的“办公室”。

张德印是一个心里装着大爱的人,看不得别人有什么苦难。他有一个习惯,每年的除夕之夜,都会走上街头,走走看看,看有没有无家可归之人需要帮助。记得有一年除夕,已是凌晨两点,冷风嗖嗖,一位老妇正在扒垃圾箱,一问才知其老伴生病住院,可家境贫寒,无钱医治。张德印二话不说掏出钱夹,倾其所有,老人感动得跪倒在地,连声说道,“好人呐好人”,张德印忙将老人扶起,一老一少相偎哭成泪人。

2008512日,汶川地震刚一发生,他16日就捐出了5万元现金和50万元衣物;青海玉树地震又捐出了3万元现金。要知道,他的家境并不宽裕,但他说,比起灾区的灾民来,我们的日子多么幸福,我们要为国家分忧,为灾民着想,捐钱捐物我心里踏实。

张德印自幼酷爱书法,先后得到雷正民、关布、唐玉润等诸多大家指导,笔意流畅潇洒,天真率意,刚柔相济,方圆互补,作品多次参加各种书法大赛并获奖。他每年都要去郑州市二七区复读学校和二七区外国语小学,捐赠几十幅字画,还教孩子们写字,受到了老师和同学们的赞扬和爱戴。

担任了郑州市戏迷协会的会长,张德印感到身上的担子沉甸甸的。他认为,戏迷协会必须响应习近平总书记的号召,坚持文艺为人民服务的方针,贯彻落实党中央和河南省繁荣社会主义文艺事业的精神,真正把广大戏迷朋友的所思所想所需落到实处。谈到2018年协会的工作计划,张德印会长条理清晰,娓娓道来。一、选拔戏曲票友及达到一定演唱水准的优秀戏迷成立戏迷协会剧团、曲艺工作室;二、寻找文化战略合作伙伴,建立文化交流、宣传、演出等等合作关系;三、招聘一批愿为戏迷服务的演出乐队并进行培训,力争达到专业技能;四、继续办好“出彩郑州·中原百姓大舞台”的演出活动,做到为戏迷搭台、为百姓演戏并聘请艺术家参与其中;五、加强各分会的交流合作,定期到各分会参观学习总结,并为各分会授旗授牌,成绩突出者年终进行表彰;六、定期召开副会长、理事长、各会员单位工作研讨会,总结经验,学习先进,演好戏,写新戏、唱大戏;七、建立会员档案,掌握会员信息,宣传优秀戏迷,培训新戏迷的演唱技能;八、建立协会党支部,为成立协会党员之家,在协会形成团结、务实、包容、和谐、人人都在为繁荣戏曲事业做贡献的良好氛围。

走进张德印会长的“德风堂”,一张条幅映入眼帘,上写着:“瑶池聚仙我聚善,代代相传报平安……,求人不如求自己,知恩图报义当先……。”他说,这是他自创的,也是他一生遵循的人生格言。的确,功成名就的张德印正在履行着自己的格言,始终不渝,一路前行。祝愿新一届郑州市戏迷协会在他的带领下,创新发展,奋发有为,创造更加美好的明天……

书画家张德印评论说“现在所谓的书画艺术家,很多都是掉进‘钱眼’里,只追求职位、地位、价位,而忽略了艺术本身的品味。”当下我国书画界存在的种种“乱象”与成名“潜规则”。

当前存在一种颇为普遍的现象:有些书画家本身艺术造诣并不高,其作品品质也是参差不齐。如果按照常规路径,其作品恐怕是很难脱颖而出。但眼下,在各种“造星”手段的推动下,这些书画家的身价,竟能在短短时间内突飞猛进,成了行业的“新星”。总结出当前书画界出现的各种“造星术”如下。

招数1:花重金买名头

现在,如果一个无名的画家要成名,要抬高身价,其中一个方式是,先花钱买个“名头”。

当前,市级、省级和中央级的“名头”,开价都不同。“开价最高的当属中央级‘名头’,比如当上中央级XX协会主席或相关职业,不管品质如何,首先就得花上1000多万元,有些要价还更高。”而市级、省级的相关职位,得看该地在全国书画行业的影响力,影响力越高,要价越高,“比如福建的要价肯定比北京的低”。

“我一个朋友前不久刚加入中国某美术类协会的会员。她其实很年轻,不到30岁,因为获得了该协会举办的3次书画比赛的奖项,就被录取了。”厦门一家较大型的画廊经营者告诉记者,但事实上,这名画家年纪不大,作品水平也不怎么样,但因为动用了某些‘金钱’方面的关系,买通了评委,就获奖了。

有些人一旦获得中央级的“名头”,其作品身价甚至一下子飙升了十几倍。

招数2:砸重金举办书画展

书画家是文化、艺术的象征,不能像电视电影明星一样只要曝光率不要形象,所以,书画家的包装,一方面要通过展览提升人气。

不少书画家,名气不是很大,但是“社交”关系很好,常常跟本地和外地的画廊合作,举办个人书画作品展。据悉,“实力”较强的书画家,常常能找到一些规格档次较高的画廊合作,而“实力”一般的,只能找一些小型普通的画廊。

还有一些书画家在国内办展前,会先“绕道”去东南亚、日本等地举办作品展,再邀请当地几家媒体进行“炒作”宣传,这种先在海外造势,造出影响力,再“回流”到国内的书画家,往往也能借此产生一定的影响力。

不过,举办展会也并非容易的事,也要有足够资金才能“撑场面”。“据我所知,在北京办一场画展,起码要花上60万元。”这些费用包括场地费、宣传费、出场费等,但若要让自己的画展看起来“有档次”、“上规格”,就得邀请当地比较有头有脸的官员和评论家等。“而官员请的官职越高,出场费就越高,评论家的评论费,就需要花上1万元到2万元,请他们说好话,场子才撑得起来。”

招数3:自买自卖抬身价

而为了出名,一些书画家会利用自买自卖方式,人为拍出高价,制造其作品“值钱”的假象。

“2004年,北京有一场知名拍卖会,一个年仅34岁的江西画家,其一幅作品居然拍出了128万元的高价,这在当时引发了较大的争论,后来证实,这位画家是靠着自买自卖抬高身价。”厦门一家拍卖行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位画家作品刚开始的身价只有每平尺两三百元,后来,他跟几个朋友串通,在拍卖会上一次次举牌拍回来,拍卖成交价一次比一次高,三年后,其作品已经炒到了每平尺1000元。对此,一些拍卖行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的甚至帮其炒作,并以此牟利。

雇托自炒自卖其实是业界公开的秘密,有的甚至到了无托不成拍的地步。刚刚步入这个市场的藏家,很容易被这种假象迷惑,以为某个画家很抢手,常常从底价十几万元一直哄抬到上百万。而一幅画若拍得高价,该画家的其他作品也将随之水涨船高。

招数4:“庄家”集结资金炒作

一名艺术家的作品价格若想快速上涨,其背后还需强大的资金推动。而在这背后,“庄家”的身影就开始慢慢显示出来。

“部分来自厦门艺术品经纪机构的资金开始集结,并专门用于炒作本地字画艺术品。”一位在业界从事艺术品收藏多年的杨女士告诉记者,这批炒家不少是来自诏安,在厦门经营画廊。据悉,去年,这批炒家集结了数百万元资金,去北京收购了一批某位本地艺术家的作品,收购价据说是10万元/平尺,但事实上,该艺术家的市场行情仅为3万/平尺,“这自然就给市场造成一种虚高的假象,同时,该艺术家的作品价格也就开始飞涨了。”

还有一些中青年书画艺术家,常常会被一些艺术品经纪机构“包养”或买断其全部作品。这样一来,手中控制了该艺术家的全部作品,自然也就有能力对其进行价格垄断。杨女士说,这种方式目前比较常见,有不少取得颇为不错的效果。

“为什么要‘坐庄’炒作艺术品?其目的自然是为了获取更大利润。”比如一位书画家的作品之前是每平尺3000元,而经过他们炒作,涨到了每平尺数万元甚至数十万元,那中间的暴力自然是相当惊人。



张德印老师作品欣赏:



     

 





04.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