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百姓艺术网
laobaixingart
固本流远——人物画传承学术邀请展 | 孔紫、岳喜友、申卉芪、赵晓峰师生作品欣赏

  参 展 导 师

  (按年龄排序)

  蒋采萍 王孟奇

  翁振新 赵建成

  周顺恺 周荣生

  孔 紫 田黎明

  袁 武 毕建勋

  参 展 画 家

  牛文娟 郑 虹 王淼田

  朱光荣 翁志承 高一花

  康晓铭 刘少宁 左圣楠

  唐德福 经冠一 刘闻涛

  岳喜友 申卉芪 赵晓峰

  苏 睿 李 振 于永华

  郭建国 王一汀 梁 爽

  参展导师

  作品欣赏

  孔 紫

  1952年生于河北省唐山市,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美术系。现为中国国家画院专业画家,国家一级美术师,文化部高级职称评审委员会委员。中国艺术研究院国画院研究员。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术委员会委员。中国女画家协会主席、中国画学会理事。

  《鲜族战士金春浩》 138cm x 70cm

  水墨写生》138cm x 68cm

  
《织》68cm x 68cm

  探索现实主义人物画创作之路

  文/孔紫

  生活是创作的源泉,这是我踏上美术之路时所接受的创作理念,并在我多年来的创作实践中得到验证。我受益于它,至今也仍然在走着这样一条创作道路。作品《搭伴》的产生就是源于2007春节我在山西忻州部队训练基地体验生活时的偶遇。

   孔紫《搭 伴》 375cm x 250cm 2009年

  2007年春节的大年初一,象往年一样,训练基地的干部和家属孩子,要去驻地附近山上的老乡家探望,这是基地拥政爱民的传统,也是教育干部战士和营区孩子艰苦奋斗的课堂。清晨,这支队伍带上大包小包的馒头、苹果就浩浩荡荡地出发了。我随他们翻过山梁来到山坡上高高低低的几处窑洞前。老乡们住的很分散,我们挨户探望。我发现这里大都是年久失修的土窑洞,且住的都是老人。每家除了锅灶面柜等生活必需品外几乎没有任何陈设,也很少有通常在山西农村最常见到的挂在窑洞前的一串串红辣椒和玉米棒,有的家甚至没有鸡、没有狗,每户的区别只是有的稍整洁一些而已,这样的简陋令我吃惊。与住的简陋形成对比的是,他们的衣着还能看出当代的痕迹,一位大爷穿着一件宽大的西装上衣,头上还戴着对城里老人来说都还时尚的针织线帽。对我们的到来,老人们非常高兴,他们眼睛里流露出的感激和对来客的留恋让我深为感动。基地的干部说,节前他们已来这里慰问过了,乡里的干部也在节前看望过他们。怪不得在家家被岁月侵蚀得没有了棱角的门框上都贴着崭新的、有的还轧着金字的红色对联,给有些萧疏的院子添了不少生机。在一户老乡的窑洞里,不开门几乎就没有光线,旧花棱木窗象要散架般勉强支撑着,上面马马虎虎地糊着一层纸。一位老大娘眼光呆滞地瘫坐在炕上,一个看起来比大娘年轻些的汉子在忙里忙外,我有些疑惑:这是大娘的儿子吗?年龄似乎大了些,是大娘的丈夫吗?好像又有点年轻,那一定是家里的亲戚过来帮忙的吧!基地的大队长告诉我:他们是“搭伴”。从大队长那里我才了解到原来我们今天看望的几户老乡,大多是“搭伴”。“搭伴”就是没有婚姻关系的两个人一起生活、过日子。这些老人,他们的年龄大多在60岁以上,有的是老伴去世了,有的是因为穷或其他原因从没有娶过亲,有的是没有子女,有的是子女在外或子女没有能力照顾,所以老人就合在一起,相互有个照应。队长说这种现象在山里很普遍,老乡们包括老人的家里人都认可。“搭伴”这个词和对这个词的解释,是我在山西的大山里第一次听到,这种看似“前卫和现代”的生活方式在山西的偏僻山乡真实地存在着。他们相互“搭伴”,用极简的物质维持着最低限度的生存。

  20094月,“民生.生民”展让我翻捡出了这段体验生活时的记忆,我在脑海里重温了大山里的一幕幕情景,比当时更受到震撼,我重新反思这段记忆,感觉到这个素材的意义,思路豁然开朗,这不就是展览主题所要求的创作内容吗?我脑子里初步有了画作《搭伴》的雏形。

  确定了题材,为了更好地表达,我选择了写实的方法和三联画的形式,我感觉写实本身比较朴实,容易拉近与观众的距离,且能够较充分地刻画人物形象;三联画则可以递进式地、从不同侧面或角度展现搭伴的生存状况,较好地体现创作意图。接下来是情节的处理和形象的塑造。要决定这些,首先要确定的是作品的画面表情和基调。我接触到的搭伴的老人,是和我们一样的普通人,他们是在生活而不是在表演,所以一味的悲苦不符合他们的生活实际,老人们起码的温饱还是可以得到保证,他们是一日三餐的过日子,所以尽管他们生活得拮据却也知足平静,因此这张画我确定的基调是平和,不要夸张,一切都实实在在。作品中老人的形象,一半是搭伴的原型,是我当时抓拍的,另一半来自我近两年下农村写生的素材积累。我感觉素材积累对于创作非常重要。以“搭伴”这张画来说,人的形象、服装、形体如果只靠模特来解决的话,就会丧失很多宝贵的细节,流于概念。情节的设置上我没有刻意安排,只是在细节的处理上有一些把握,比如房间窗台上搁置的三两只药瓶,锅灶上有喜字的暖水壶和空旷原野上有着鸟巢的两棵树,希冀透过这些细节让人触碰到“搭伴”相濡以沫中的相互扶持和沧桑岁月中对美好情感的守望与寄托。

  《文心雕龙·神思》篇中对如何表达构思有这样的论述:“积学以储宝,酌理以富才,研阅以穷照,驯致以绎词”,“博见为馈贫之粮。文美相通,要很好地表达自己的创作意图,除了具备笔墨、造型的绘画基本能力之外,丰厚的学识积累,广博的社会阅历,则是画家创作的资源支撑。

  艺术是时代的!我们有幸经历着中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大变革,一切都鲜活地展示着其独特的生命力,给艺术提供了可驰骋的广阔空间。艺术创作是时代的歌者,是人类文明的浓缩和彰显。我非常感恩从事了绘画这一职业,作为一个画家,我力求补充和积累自己的知识,挖掘个人的智慧潜能,感悟生活,为创作出与时代同步的现实主义人物画力作而做出自己的努力。

  参展弟子

  作品欣赏

  岳喜友

  江苏省丰县人。2007年9月入中国国家画院孔紫工作室,现为中国国家画院孔紫工作室助教。

  《人物写生之一》 138cm x 68cm

   从我的水墨人物画学习到写生说起——写生对画家来说是再朴素不过的方式了。它不仅是学画的一种必然途径更是我们以心灵感受自然万物,摄魂魄于艺术的生命行式。水墨人物写生有两大基本问路,即造型问题和笔墨问题。对于造型问题我的学习方法是:平时坚持多画速写因为只有量的积累才是提高人物造型的重要根本。再一个方法是以毛笔临摹西方大师精典素描以笔墨的形式給它破译出来,既能在造型提高又能在笔墨上找到切入点。再从中国画的山水、花鸟、书法中体悟用笔、用墨之道以形传神定能使水墨人物写生有所提高。

  文 / 岳喜友

  《人物写生之二》 138cm x 68cm

  《人物写生之三》 138cm x 68cm

  申卉芪

  生于黑龙江。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女画家协会会员。北京服装学院美术学院中国画教研室主任,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1993年毕业于中央民族大学美术学院获学士学位;2005年毕业于中央民族大学美术学院,获博士学位。

  《小伙伴》系列之一 136cm x 68cm

  我愈加认识到水墨的写意性与中国传统文化相联系的重要性。其重点在于水墨画作品画面的审美追求以及对传统文化的传承。传统中国画审美至关重要,传统绘画有许多固定表现形式,如梅、兰、竹、菊往往所承载的是文人雅士们的精神追求与人生理想。梅花迎风傲雪、兰花幽香深谷、竹子谦虚谨慎、菊花铮铮傲骨,中国绘画史中涌现了众多画梅、兰、竹、菊的高手,例如:王冕、郑板桥等。中国绘画一直依生于中国文化的大背景下,而文化又与宗教、哲学、文学等息息相关,老庄哲学与儒家的孔孟之道更促使中国文人对自身精神世界有着极度的追求,而今天的我们却已丢失这样的精神信仰。

  书圣王義之书艺了得,但后人尊其为书圣却绝非仅于此,而是他铮铮傲骨、不为名利折腰的精神境界获此称号。文人精神对生活在今天的我们来说,就像天上的月亮一般,看着好看却难以触碰,甚至和自我已失去关联。那些少数唯精神至上的文人反会被人视为落伍、无能与不积极进取。这种"世俗"的价值观必然会导致传统文化的衰落,而这种可悲正在愈演愈烈。今天的很多画家比着谁住的房子大,谁开的车豪华,而年轻一代也干脆直接照搬"成功"画家的绘画样式,如此的作品看似有模有样,但却丧失了艺术创作的根本——真诚。使得画画的目的发生了根本的变化,画画成了谋生的手段。当然画家也要生存,也要吃饭,但如果只是为了生存,最好还是选择其它更纯粹的谋生手段。绘画是无尽的追求,属于精神领域,即不能带有功利性的目的,只有怀揣朴素单纯的心,才能创作出人类的终极追求:真、善、美。若其内心不够纯净,作品必然流露俗媚做作之态,所谓"画如其人",做画先做人,正是如此。

  ——摘选自申卉芪《墨非墨》

  《小伙伴》系列之五 136cm x 68cm

  《小伙伴》系列之六 136cm x 68cm

  赵晓峰

  中国女画家协会会员,中国国家画院孔紫工作室画家,山西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太原市迎泽区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山西大众书画院学术委员,九三学社山西书画院特聘画家,山西女画家协会理事,山西城乡文艺交流协会会员,山西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

  《小学教师》 138cm x 68cm

  中国画贵在写意,重在主观表现。中国画给人以感受上的审美重于视觉上的审美。如何通过意象的主观表达传递出作品的思想和主题是我追求的目标。就如同作诗,往往没有明确指向的反而给予人联想的余地更丰富,更引人遐想。画出了什么比画什么更重要。

  画画的过程就是一个不断参悟的过程。悟画理,悟人生,悟情感,悟哲思。

  要重视敏锐细腻的观察力和深入对象内心感受力的锤炼。学会用审美的眼光、诗意化的眼光观察对象。以冰雪般灵魂、了无尘埃的高旷澄明之心去作画,才能自创佳构。

  著名学者钱穆先生说:读书或者生活,就是为了四个字:深刻而细腻。深刻就是要求我们的思想要深邃,对世界、对人生、对生活、对情感有着深刻而独立的思考;细腻就是要求我们的表达要尽可能丰富而深入,做到极致,将我们心灵感受用自己的语言尽最大可能完整细腻地充分呈现出来。所以,作为一个画家,丰富我们的内心是多么重要,这也许是与生俱来的,但也不排除我们去刻意培植。

  ——赵晓峰《随想几则》

  《唱不够的信天游》

  《远山的呼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