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百姓艺术网
laobaixingart

大家气象—青年大写意花鸟画家雷奇俊作品赏析

雷奇俊 LeiQiJun

1987年生,湖南永州人,2013年任职于湖北美术出版社编辑,现任教于北京人文大学书法系,兼任《厚写意》主编、《当代美术》副主编,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中国画高研班助教。

雷奇俊的写意花鸟画艺术

副教授/潘登福

雷奇俊是当代年轻的写意花鸟画家,也是很有实力与潜质的花鸟画家。他有着当代年轻人的聪颖与智慧,更有执念于艺术而不懈探索的坚韧与矜持。潜力自是基于其对中国当代水墨写意花鸟画的独到理解、表现与追求的理性判断。

花鸟画是以动植物为主要描写对象的传统画科,他以中国特有的笔墨纸砚为媒介,凝聚着中国文人对自然生物的审美观照,折射着社会生活的时代变迁,融注着绘画者深厚的人文精神。从本质上借助于外物的形象描写,通过笔墨雅化的客体形色而抵达内心世界与精神主体的逻辑演进,成为民族文化之精髓。“写意”顾名思义就是宣泄、抒发、达其性情。追求象 中国书法艺术 一样淋漓尽致的超越与情意,水墨氤氲契合着心灵的无穷遐想,以其蕴含的人格寓意反映出作者之于逸笔草草的精神写就,在似与不似的拿捏中实现客体与心灵的同构共鸣,在语言所营造的想象中体现其志趣、情操与精神生活,表达作者的内在思想与追求。准确地说,艺术是一种经验,更是一种直觉,中国写意花鸟画重在“写意”。怎么写,写什么,如何写,则是个人知识、能力、生活、阅历的集中体现。要实现生活经验的艺术化转化,却非生活浅尝辄就的一般化体验,也非单纯笔墨语言的技法应用,它需要知识、经验的积累,更需要勤奋和坚持,这便是雷奇俊的可贵之处。

雷奇俊写意花鸟画创作来自于大量的写生。 在一枝一叶的花卉中感知生命,在自然的花、鸟、鱼、虫中感悟真情,于不起眼的自然杂乱中探寻秩序,善画小幅花鸟,画面温馨而惬意,犹如初夏的晨风,清新而温存,散发出生命的光彩。 他善以全水墨式的形式代替色彩,给人以素雅、简单的审美感受,画面干净而清爽,单纯而质朴。 “绚烂之极归于平淡”是繁华褪尽的真实写照,平淡也许就是雷奇俊对于生活的观念与态度。 在这个充满创意的时代,甘于寂寞而能忠于自己追求的人,的确不多,确实需要毅力,更需要发自内心对艺术的爱,年轻人尤其可贵。 雷奇俊敏而好学,深研中国写意花鸟画传统,尤其注重传统花鸟笔法应用,着意水墨的浓淡衔接,在浓与淡中适度拿捏,在虚与实中掌控画面。 在语言的当代性转换中反复实践,提炼、剪裁,用简单的墨色写意色彩斑斓的自然世界,用生动直观的画面效果体现出他对当代视觉审美理解和价值追求。 画面构图不作简单的叠加、串联与并置,适度夸张的物象描写,既有源自于自然的鲜活又有笔墨干湿对接的润泽,因此画面毫无做作之感。 在传统写意花鸟画的“守”与“变”中保持着某种平衡。 更为可观的是雷奇俊写意花鸟画中所体现出的那种“趣味”,这种趣既有童话世界飞花戏蝶的“童真”之趣,也有缤纷自然的戏谑之趣,既非江湖绘画的油头粉面也非炫技式的玩弄杂耍,而是一种淡定、平和、真实的儒雅稚趣。 这种“趣”因脱俗而高雅,因“童真”而真实,是一种超越功利的宁静与淡雅,无疑,它有对当代高度物质化给予的强大生活压力的释放和灿然。

雷奇俊的写意花鸟画属于小写意,它体现了当代人、特别是当代年青一代人们的价值观,审美观,赋予了更多的人文光辉和理想、温馨而温暖。表现在造型上,它突出主体,善于剪裁,讲求布局中的虚实对比与顾盼呼应,如《吉秋》图中,借助荷梗的断折效果,顺势而为的延伸平铺,似不经意之中匠心独运,给予了画面无穷的生趣。在《高秋》一画中采用四分之一出枝的构图形式,形成对角线构图,画面大面积的空白,形成虚实对比,飞花戏蝶,映衬出花草的生意,朱色的印章与落款平衡着画面的重心,成为一种以画为主的综合艺术形式。在画法上,花鸟画因对象较山水画具体而微,只有细节刻画的准确,才能使写意和形象塑造相得益彰而气韵生动。而且往往在小场景的描写时,要做到粗中有细,粗细对比,既有宏观的整体感,又有细致入微的细节刻画,不难看出,雷奇俊在花鸟画的写意中思考较多,其简练的笔墨和具有程序性的描写,既体现了自然花鸟的本真面目又体现了花鸟画之于“意”与“象”的主体化需要。

图示是作品主题的外在呈现,形式是视觉艺术的表现手段,这一切与艺术创作审美主体的经验相关联。个体对自然的观照,除了主题表达的需要外,视觉艺术最为关心的便是视觉性。图像大于内容,形式具有相对的独立性,而这种独立性是指程式化的形式法则外的主体审美经验,直接体现为图示的审美的视角、观看的方式、画面的构图、笔墨的技巧、视觉冲击力、拓宽的文化内涵、当代人的美学思考等。 把花卉“比德”传统与华夏民族精神、时代精神联系起来,扩大花鸟的精神容量与思想内涵,赋予向来仅以赏心悦目而无关宏旨的花鸟画以类似于重大题材的文化意义。

这种独特性的审美眼光的培养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也是一个艰难而不断积淀的过程。“变”是艺术发展的永恒话题,作为中国当代花鸟画家,雷奇俊深谙此理,也依然遵循着这一法则,出生于农村的他对农村有一种深厚的乡土情,南方的大学经历使他进一步厚重了对家乡的眷顾。一花一世界,一草一天国,他试图在南北的花鸟世界中建构属于他的精神宇宙。生活是艺术的源泉,他总是以自己饱满的青春和热情去拥抱属于他的艺术、生活,并以宗教般虔诚于他的写意花鸟画世界,勤耕不辍。上追古法,遍访名师,虚心学习,拜艺于多位当代花鸟画名师门下,潜心写意花鸟画研究。

验和细致观察,作品就不可能有撼动生命的感知瞬间,和许多年轻人一样,雷奇俊从学校到工作岗位的生活经历,少了些许生活的历练,但和许多年轻人不同,雷奇俊自幼学习书画、怀揣梦想,并以坚韧不拔的毅力、系统化的学习,精深的专业研究,使他累积了非同龄人的艺术眼界和表现技巧,并以深刻的生活体验作为艺术创作的文化支撑,假以时日这种累积必将迎来属于他艺术的质变,我们期盼,并为此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