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百姓艺术网
laobaixingart

不是书画家的书画爱好者—张德印

010.png

——德风堂主,月亮斋,静水斋,天好轩,桐淼阁墨客笑说当今书画摘记

书画家张德印说:现在很多书画家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职称数十个,什么院长,理事,特约,秘书长,会长等等,出书,上电视,媒体宣传,举办,参加各种赛事,当今“流氓书画家”太多,这是很多书法人的恶习。甚至有时一丢就是半年,再提笔时觉得毫无长进,兴趣索然,于是乱画一阵便草草收兵。练习书法,一日有一日之功;一日不练,功退三日。怎能学好书法呢?

    在一次接受记者采访时,张德印说:“这几年,中国的美术馆、博物馆越建越多,硬件越来越好,但你收藏了很多垃圾,许多东西是走后门凭关系送进去的。例:XXX企业、XX国家领导人、明星等收藏,现在一些国外美术馆,经常有中国人主动送画,合影拼图,回来就宣传炒作自己。吃恩师之名,坑学生之利。”“有的人左右逢源,既在体制内拥有权力,又享受市场的好处。但在这样一个泥沙俱下、垃圾箱式的环境里,艺术家泛滥,空头书法家、流氓美术家、书法家很多,好的艺术却出不来了。”

    不临碑帖、自己乱写。书法是个系统,我们需要不断继承前人积累的经验,反复融入自己的审美风格;书法绘画的审美原则,需要我们通过临帖、读帖提升。

利益下的“美协”和“画院”

   “你可以调查一下,所有的美术家对美协、书协、画院、画廊是什么印象?他们起的作用在哪里?他们为艺术的服务体现在哪里?他们的活动就是搞展览、大赛、评奖。大学扩招成了他们来钱的机会。我每天家里收到的杂志,都是些乱七八糟宣传自己的,这样搞就跟妓院一样了,出钱就给你办。”

    任何一个书法家协会从性质来说应该是个民间的群众团体。可你怎么看它都像个行政机构。中国书协的领导有级别,里边的专业书法家有工资有待遇,经费也不是哪个人的赞助,而是纳税人的钱。这种体制下,一些所谓的专业书法家差不多就成了被包养的。

    有些人在小报屁股上发点吹吹拍拍的通讯什么的混个书画家的称号,充其量就是个业余爱好者,也纷纷加入了美协书协。你一门心思往那个堆里钻,能写出好作品才怪。

    把进入中书协、美协当耻辱有点过了,毕竟中书协、美协里边还有好多不吃白食的书法家。可要是把进入中书协当成什么唯一目标,你的品位实在是算不上有多高。如果你奔那待遇去的,那就更没必要。你想,如果你是一个真正的书法家,靠写书法完全能养活自己。如果不能,那你这个书画家还当个什么劲?


   不要以为进了中书协、美协就是书画家。中书协里好多所谓书画家的东西实在是让人不忍心看,这还算好的。还有的人除了自己,根本就没人记得他写过什么。写的东西有人看,才是书画家。

   张德印以亲身经历细数美协、画院、文联、作协等各种艺术家组织的“协会弊端、赛事作弊”。他在接受采访时,就曾提出“取消书协”,“美协是个衙门,文联也是这样。谁都来管文艺,结果文艺上不去!”

    朋友有很多学生,他参加美国举办的一个英语考试,其中有一道试题:国家应该养画家吗?这道题真是发人深省。美国并不供养画家,法国也只是给一些贫苦的画家提供廉价画室,而中国却有这么多‘养画家的画院,就好比养了一群鸡,不下蛋。”“书协、美协机构很庞大,就是一个衙门,养了许多官僚,很多人都跟美术没关系,他们靠国家的钱生存,再拿着这个牌子去抓钱。”

    有很多圈钱的艺术家被“圈养”,一个人病久了,总是会很着急。起初找个医生看,人家开的药只吃了一副,觉得效果不大,听人说某处有神医,于是连忙拜望,结果又是药没吃完,重新转院…这样的人,学一辈子书法,都不会有大的长进。

    凡是有亲戚朋友的孩子想要报考美术学院,张德印一概劝阻。他认为美院教的那一套,是培养画匠而不是艺术家的,一些美院大量招生,都是为了钱!张德印讲:“对报考美术学院的学生,老师和家长应该给他讲明利害,学美术等于殉道,将来的前途、生活都没有保障。学画的冲动浇不死。

    书法选帖如同拜师,拜字帖的作者为师。要写好字,就要拜名师。古人云:取法乎上,仅得其中;取法乎中,仅得其下。选帖应该首选古代的法帖,今人书法不可尽学,仅可参考。临帖境界可分为3个层次:"细看""精临"" 深悟"

    很多书画学者只临不读,此处的"读帖",可不是指读字帖的内容,而是指思考字帖中书法笔划、结体、章法的规律,人家为啥这么写,这么写为什么好看。如果只一味地临帖而不动脑,虽然省劲,但时间用上了,不见成效,白搭。我们不仅要临帖,还要会读帖,我们要由一字到一行,由一行到一篇,不光看点画、看结构,还要看章法、看布局、看风格、看意境。通过多看,直到看懂帖里透露出的书法的美,并去反复欣赏其中显现出的意境和风格,最后达到感悟。这样的人才可以学。”

    我国著名美学家邓以蛰先生提出:"无形自不能成字,无意则不能成书。"这句话既将书与字区别开来了,又提出了书法艺术的灵魂就在于""。关于这种""自古至今就有种种说法,诸如什么"风神""风韵""风骨""气韵"" 神采"" 风采""品味"等等。

    总而言之,""是我国传统美学中的一个核心,凡是诗、书、画、文、印无不以其"" 为极诣。有""则成书,有""书出""

08.png

    张德印向来强调,艺术家应该是“野生植物”,不是靠“圈养”就能出成果的。他希望社会建立合适的机制,资助、奖励年轻的穷艺术家进行探索。“不要养人,要奖励好的作品,要养会下蛋的鸡。”

    如果仅是描摹成了字帖的样子,自己沾沾自喜,让内行人看了,岂不贻笑大方。所以,我们要加强理论的学习,知其然并知其所以然,虽然我们很多人仅是爱好,没必要花费大量的精力去钻研其中,但粗略了解,对我们的"笔头功夫"还是很有帮助的。

    不爱交流自以为聪明,有的人终日苦练书法,遇见瓶颈难以突破,很大原因是不和人交流。真理在辩论中明了,学习在交流中提高。交流不光是把自己的作品拿给别人看,请别人指出问题;更重要的是在交流中学习别人的长处,取人之长,补己之短。

自以为是的“画家”多如牛毛,书法本身就是一种生活,是一种生活修行的写照。我们有的人学书法体现出狭隘的一面,比如有人写欧体,认为"一辈子学其皮毛足矣",这种想法一出,就决定了此人或许一辈子都学不成一手好书法。临帖没有量的积累,是不会引起书写质量的飞跃的。另一方面,学书法应博采众长、"采百家之言",方能"成一家之言

    张德印认为艺术院校文化课要求太低决定了大学只能培养出工匠,培养不出艺术家。“美术界大部分画家的文化水平都不高,他们的作品情怀和境界上不来。”而对于艺术院校的教师张德印照样批评得不留情面:“现在很多大学老师不称职,一定要毫不客气地淘汰。大学之大,不在于大楼,而在于大师。

    现在大学都搞综合化,理工科学校都在搞美术学院、艺术学院,老师要评职称,学生要拿文凭,都掏钱在刊物上买版面发作品。全世界很多美术家都没有学位、文凭这些头衔,什么艺术硕士、艺术博士,都比不上作品。”

    你看看,当下书法圈里有地位的书法名家们,有几位是专业艺术学院毕业的?启功是学书法毕业的么?林散之是学书法的么?说到底,书法只是一个工具,只是一个载体。而书法作品的思想和内涵是灵魂。你把线条雕琢的再精美,再花哨又有何用?

烂铜,废钱,艺术品价格的“步步高”

    练字是过程,滋润靠生活,一个成功的书法家,必须有足够的文学功底与丰富的生活阅历,才能在你笔下展现出源于生活的美好与精进的心性。书法是中国文化的载体,是诗词歌赋的灵魂寄托,如果一个书法人连基础的文化与修养都不重视,都不追求,技法再好,都是"无病呻吟""艺精于道",就是这么个道理。

   张德印在听闻曾经充斥着炒作的艺术品市场大幅度降温,在接受记者专访时朗声笑道:“好!艺术品市场冷下来了,书画卖不出去了——好!”在张德印看来,艺术品市场降温,能有效地治治书届画坛的浮躁风,书画家可以安心去写好字去画画了。寂寞的时候往往画得出好的作品来。而只要画家创作出好的作品来,不要怕市场的冷热,真金不怕火炼,真的好东西是跑不掉的。

04.png

    张德印说,艺术的冬天考验着一个人是不是真正热爱着艺术。如果真爱,就不会放弃。苦难和坎坷是孕育艺术的土壤。平淡的人生,平淡的情感,不能出艺术。感情压抑到一定程度才会爆发。那才可能会有好的作品。

拍卖市场上的骗局如同“心电图”

    艺术是一种高级的精神体验,是人生幸福的一种高级追求。当你真正进入书法艺术的殿堂时,才能邂逅先贤,与神灵会心,是精神世界的满足。当然,你说书法就是要坐一辈子冷板凳吗?书法人就养不活自己吗?这倒未必。财富是技艺精进的附加品,只有你到了一定的境界和水平,很多东西才会翩然而至。"你若盛开,清风自来"嘛!因此,学习书法需要正确的心态。急功近利、不耐寂寞的人,是不适合从事书法艺术活动的。

    张德印说:“我现在对拍卖毫无兴趣,拍卖图录也不去看。现在国内的艺术市场有点畸形,人为因素太多,蹿上蹿下的,就像心电图不正常。作品的价值要由时间来验证,哪些是好的,哪些是差的,岁月会作出筛选。现在值不值钱无须关心。低了别动摇,高了别太高兴。作为艺术家,他只管把作品留在人间,炒作成风终害人害己。

    很多人年轻的时候都有书法梦,这不是什么坏事。你当作一个爱好,随心随性而写,不失为一个高尚的情趣。可一定要有什么结果,甚至到了功利化的程度,那就是没正事了。

    你经受过多少社会风雨的历练?你对社会有多深刻的认识?你有卓然超群的个性么?你有独立思考能力么?有创造力么?你有独树一帜的风格么?你做到读书破万卷了么?当然,别告诉我你为了写好书法作品读了多少书法方面的书籍,那几乎没有任何意义。

    大多数人的天赋都差不多,视野都差不多。你绕来绕去,都绕不出临东晋、唐代、宋代、元明等书家作品的套路。如果你懂书法,那就知道近几十年内,临二王书法有成就的有几个人?我告诉你,二王书法是书法之灵魂,不成气候者切莫枉费心机,浪费时间。既然如此这样,你就是在《书法报》发了几个版面,又能如何?你就是出版了一本书法集子又能如何?类似的东西太多了,有几个人会去看?你还是你,没任何改变。

    张德印最后想说的是,不要梦想当书法家。不想的时候,说不定一不留神就真成书法家了。数千年的历史证明:真正的书法家,从来没来一个把书法当职业,把书法当职业的全成了写字匠。由后人评说。”

    张德印本人虽然很多时候写写说说关于书法方面的评论性文章,但他一直没有认为他就是一个在书法行业混迹的人,甚至很多时候,都会对朋友们说,“我从来不混迹书画圈,因为这个圈子目前根本不适合我。”

张德印说:我练书法只是我的爱好,写书法评论就跟写散文一样,就是想说说话而已。书法也许只是说话的另一种形式。近来发现有一群人年轻人,怀揣梦想,经常混迹书画圈,对书法一脸的神圣,大家习惯上叫他们“年轻书法一代”;很有意思的一个群体。好久没找到“语重心长”、“诲人不倦”的感觉了。今天闲着没事,就对“年轻的书法一代”侃一把,取个炫一点的题目:警告所有练书法的年轻人。

书画家张德印谈书法技法

书法是一日练一日功,一日不练十日空。如果静不下心来刻苦临帖,只是忙于展览,忙于发表,忙于应酬,而质量数年一贯制,本想早日成名,结果弄巧成拙。

任何艺术家,当然包括书法家,都要坐得起冷板凳,十年二十年在所不惜。

假如为利益驱动,不在临帖上下功夫,而在宣传上打主意;不在理论上下功夫,而在关系上打主意。那么到头来,只能成为“社会活动家”,而不是书法家。

钢铁是练出来的,美酒是酿出来的,书法是写出来的。

如果你想要真正在书法领域有自己的一方天地和一番成就,那么就请耐得住寂寞写自己的字吧。否则,纵使你研究一辈子书法,假如历史能够宽容大度地给你留下一幅字,甚至一个字,就胜过一百次展览,对己对人都很负责,今生足矣!

很多初学者,刚有点崭露头角,就开始骄傲自满,再也沉不下心来好好专研,但耍起花招来倒是不遗余力,纵观现代社会这样的人比比皆是。比如求怪,就是不甘寂寞的常见表现。

当今书坛,各种思潮、各种现象,各种稀奇流派,各种莫名称谓,可以说是光怪陆离、目不暇接了。

在这种种的“现象”面前,我们要保持清醒头脑,经得住诱惑,让自己的书法始终植根于传统,取法于经典,这是非常有必要的。

现在书法界确实存在一种反常现象,假如你写一手传统的“颜柳欧赵”,也许真的获不了奖,参不了展。或许许多人的写书法的初衷是为了功名利禄、出人头地,才一味地追求获奖和参展带来的社会影响力和荣誉地位。而我觉得这样做是本末倒置了,只要字写得好,哪怕人在深山也有人问,正所谓“你见或不见,我都在那里。”所以,我觉得参展和获奖都不重要,我们学习书法不是为了参展、获奖而学,一切有志于书法学习的同仁,一定不要为了获奖、参展而去扭曲自己的审美理想和审美趣味,绝不能跟着流行书体左右摇摆。

“打铁还需自身硬”,如果书法没写到一定的水平,你却到处参奖参展,无疑是给自己丢人现眼,你以为的风光无限,在别人眼里却是跳梁小丑。这就玷污了书法的意义,也会使更多倾心书法或者立志向书法方面发展的人树立了一个不好的榜样,带了一个不好的头。可以说是可笑而又可悲!

如果把中国传统这棵参天的千年大树连根拔起再去新栽一棵奇形怪状的歪脖子树那真是得不偿失的事情。我们要广泛提倡书法的儒雅书风,提倡传承书法的“中和之美”,这才是当前这个时代必须大声疾呼和捍卫的明智之举。

05.png

历览古今书坛,古有王羲之、米芾父子,今有启功、林散之、沙孟海等等,哪个不是儒雅之人?哪个写得不是儒雅之字?

“水至清则无鱼”,我们不反对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各种流派可以共存共荣,才能异彩纷呈。但无论哪一种流派,哪一种创造,都必然是出于真功夫。“功”从何来?一定是传统为师,“勤”字当先!所谓“功到自然成”。所以,努力吧,志同道合的朋友们,用你们的勤劳和智慧写一手大众喜爱又高雅的漂亮书法吧。

书法不仅重形,更重神,这个神是精气神,可以说是代表书写者的喜怒哀乐和为人处世的。都说“字如其人”,如果一个书写者的书法不能注入自身的神和魂,是很难脱颖而出的。书法写的是洒脱?是不拘?是萎靡?是颓废?都可以从字里行间显现出来,所以千万别小看了你的字,可以说懂书法的人,对你写的字是一目了然的。

你说奇妙不奇妙?书法写得好,可以按捺浮躁,可以安抚心灵。书法是歌,也是药。其作用不止你眼睛看到的,更是你心灵感受到的,是真正“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玄机。西汉学者杨雄说“书为心画”;柳公权有闻名的“心正则笔正”之说;明末清初书法大家傅山也说“作字先作人”,假如人格不高,字格就媚俗;杨守敬说“书法家一要品高,品高则下笔妍雅,不落尘俗;一要学富,胸罗万有,书卷之气自然溢于行间”。

纵观古之大家,莫不备此,断未有胸无点墨,而能超轶等伦者也。朱和羹在他的《临池心解》中说“书学不过一技耳,然立品是第一关头”。

为什么我说名人书法充斥着商业浮躁?

在我看来,品高者一点一划,自有清刚雅正之气,品下者,虽激昂顿挫,有时也算俨然可观,但终究是纵横暴露,未免流露楮外。我们翻开中国书法史册,无论是苏(轼)字的天真安闲,还是黄(庭坚)字的纵横奇崛,无论是米(芾)字的跌宕多姿,还是蔡(襄)字的温厚敦实都与他们的人品和性格有着惊人的巧合,于是后人就有了“字如其人”之说。

书法作为书法作者从心灵流淌出的琼浆玉液,必须书写时有一个美的心境。灿烂千余年的天下第一行书《兰亭序》,试想那时的王羲之如果不是在太平盛世、安居乐业的稳定坏境和文人雅集的和谐心境下,而是在血雨腥风、流离失所的凄风苦雨中,怎能写出那样惊世骇俗、精妙绝伦又千古流转的佳构佳作?

征之以书法史,历数古代大书法名家有英雄,有忠烈,有贤臣,无一不是人品书品俱高者。

书法创作时,不仅仅是在写古人法帖中我们所能见到的世界,还有表现我们心灵中所感受到的那个世界,那种洞天福地是情感的宠儿,需我们耐心呵护、培育,用心体会、感悟。

毕加索有句名言“我不是画猫的本身,我画它的微笑”。猫的本身多么单调乏味,而猫的微笑却是可以画出千变万化的艺术感受。有人要问:猫会微笑吗?在艺术家眼里猫当然会微笑。

书写心灵情感,在中国人的玄妙词典里并不生疏,比如“胸有成竹”和“心中要有千山万壑”,这两种意境表达的都是心灵之物,也都是情感之物。古代的西方艺术家大都注重写实,在“形”上做文章,很难成就大业。

从十九世纪到二十世纪,这一百年中,西方艺术家又创造了许多重要的流派,产生了很多的艺术大师,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们追求到了表现心灵的感受,展示了情感的世界,也不是一味地强调形似或者强调客观世界的再现,而是重在表现艺术家内心的主观世界。

我还要说说书法作品是书法家心灵的构置件这个概念。

大家都知道写一篇文章或是表述一个问题,无论是用了多少华丽的辞藻或者说的口若悬河,说到底都是要表达一个清晰明确的概念,写书法也是这样。书法意境的创造通常都是带有该书法家浓重的感情色彩,而且个人特征明显。

只有在作品中倾注感情,点画线条才有生命力,才能流美传神,才能架起作者与欣赏者之间的情感桥梁。

书法创作有时能让我发狂。拿起毛笔,一个字,飞速地以各种形态飘散在我的脑际。有时又像一个不明飞行物一样,呼啸而来,闪着奇异的光彩,变换着各种形态,让人有一丝惧怕,亦或是满怀惊喜。这各种感受的意境便是书法的灵魂,感受多了,厚重了,便成了感情,浓郁的化不开了,直至我的灵魂深处,再到我生命的尽头。

只有用吟诗作词、放声高歌的昂扬激情,让自身情感掀起波涛,撞击心灵,涌向笔端,才能创作出外形润美,内寓刚劲、意境超逸的作品。悉数绵延数千年的中国书法,正因为情随人异,情随地异,发展到今天才更有了千种风流,万般意境。书苑才有了波诡云谲,变化莫测的笔墨品类和千古流芳的翰墨丰碑。

这些便是书法家心灵的构置件,具备了这些构置件,才能真正做到博采众长、独树一帜地在这个时代的洪流里承前启后、继往开来。

书画家张德印简介——

张德印 1963年生于河南,德风堂主、慈善书画家、金福缘黄金珠宝、天好钻石珠宝董事长、德福源茶叶种植基地,誉名坊酒业总经理,原河南省德风文化艺术中心主任、德风书画院名誉院长、原郑州市戏迷协会会长、原郑州市天好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董事长、德风收藏馆馆长、天好美术、珠宝玉器、酒类、中国钧瓷综合研究收藏馆馆长、北京京华美术学院教授、中国文化产业报名誉社长、中国书画名家协会名誉主席、原中国书画研究院郑州分院秘书长。著名书画经纪人、河南新年戏曲大赛创始总策划、郑州德化商业街开街5周年总策划、全国书画电视大赛总策划、“金九福杯和谐盛世·百姓之福歌舞大赛总策划。师拜傅耕野、欧阳中石、雷正民、张海、刘大为、高士尊、官布、唐玉润、石川、李福安、周怀民之子周国良、陈半丁之子陈燕龙、唐华等数十位恩师,书画学习受益匪浅,尊师严训,先做好人再习书画。勤恳学习中国传统书画及现代书画为一体。传承中国书画,当尽微薄之力。张德印自幼好书法,博临历代碑帖。各体皆能,尤善行草魏笔,真草隶篆。花鸟虫草、国色天香牡丹图、兰草。作品流畅潇洒,天真率意,刚柔相济,方园互补。编著出版了《情融丹青》、《中国书画名家作品集》、《书画名家河南行》、《中原书画行》。河南电视台专访“不是书画家的书画家—张德印”先后得到雷正民、关布、唐玉润、张海、陈天然、龚柯等诸多大家指导。他的作品多次参加书画大赛、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100周年、中韩、中日、中新国际书法交流展、国际书法名家作品展等重要和大型的展出;在中国美术馆等三处成功举办过个人书法展。多次被中国书法名家协和一些部门组织的大型书展聘为评委及艺术顾问。近几年来,张德印在书法领域不断研究创新,风格传统求实创新,字迹浑厚、洒脱、秀丽、健美。一生热爱生活,追求艺术之美,用心灵去写去创作。善交朋友,诚实正直,欢迎交往。自己虽有点成绩,但深知艺术无止境,山外有山,会在艺术道路上不断努力探索下去。张德印自创的人生格言是:“瑶池聚仙我聚善,代代相传保平安,人生在世有酸甜,春夏秋冬心底宽,良药苦口利于病,粗茶淡饭解饥寒,求人不如求自己,知恩图报义当先,人生并非天才命,勤学苦练非等闲,慎独静思言而行,知足常乐笑问天。